李白的這首邊塞詩,語言質樸深刻,讓人們認識到唐代戰爭的殘酷

李白的這首邊塞詩,語言質樸深刻,讓人們認識到唐代戰爭的殘酷

大唐是一個充滿朝氣的時代,國力強盛經濟繁榮。正如詩聖杜甫在《憶昔二首》中寫道的那樣:「稻米流脂粟米白,公私倉廩俱豐實」。

大唐已經成了一個華夏民族的時代符號。它經濟強大而富庶,文化達到頂峰,但同時,大唐也是一個尚武的國家,大唐熱血男兒以征戰沙場、建功立業為一生的榮耀。

但是戰爭從來都是殘酷無情的,戰爭會為人民帶來無盡的災難,正如唐代詩人曹松在《己亥歲二首》寫道:「憑君莫話封侯事,一將功成萬骨枯。」

李白生活在盛唐時期,此時的皇帝唐玄宗經常在邊塞發動干戈,但又悉數失敗,這一場場戰爭無疑為人民帶來了沉重的災難。李白清晰地認識到這一點,他陷入了深思,並感慨地寫下了這首《戰城南》。

去年戰桑乾源,今年戰蔥河道。

洗兵條支海上波,放馬天山雪中草。

萬里長征戰,三軍盡衰老。

詩中的桑乾源和蔥河道,是在唐代經常發生戰爭的地方。桑乾源在今天的河北和山西一帶,蔥河道則在新疆地區。

去年大唐將士還在桑乾源打仗,今年又長途跋涉到西北邊陲地區,這句詩讓我們感受到戰爭的頻繁。

戰爭讓士兵常年以來南征北戰不斷變換戰場,既要清洗兵器的殘污,也曾在遙遠的天山放馬。

常年的戰爭,讓大唐將士從青春年華匆匆走向了人生暮年,他們將一生奉獻給了國家。

匈奴以殺戮為耕作,古來唯見白骨黃沙田。秦家築城避胡處,漢家還有烽火然。

有的民族天生便能征善戰,比如匈奴,其惡劣的生活環境和民族特點讓他們以掠奪和殺戮為職業,就像我們漢人以種田生活為主一樣。在邊塞地區,到處都可以看到黃沙漫天和戰爭中殘留的白骨。

華夏民族也是一個多難興邦的民族,從秦朝開始便戰爭不斷,每一個朝代的更替,幾乎都要通過戰爭來解決。長城,從秦朝便已修建,用來防禦胡人,到了漢朝,烽火台上的烽火依舊在燃燒。

烽火然不息,征戰無已時。

野戰格鬥死,敗馬號鳴向天悲。

從古至今,邊塞便烽火不斷,大大小小的戰爭沒有停止過。大唐的將士在戰爭中浴血奮戰。戰爭有勝有敗,但即便是勝利者,也是建立在將士生命的基礎上,他們也會流血犧牲,也會思念親人,就更不用說戰爭失敗了。

烏鳶啄人腸,銜飛上掛枯樹枝。

士卒塗草莽,將軍空爾為。

乃知兵者是兇器,聖人不得已而用之。

戰爭殘酷至極,戰爭的慘狀更是不忍目睹,烏鴉叼著戰死將士的腸子,飛到枯樹枝上食用。將士們的鮮血染紅了邊疆的枯草,戰爭中,沒有一方真正的勝利者。

戰爭,從來都是為了捍衛主權而戰,是在不得已的時候才應該發動戰爭,而不是為了戰爭而戰爭。

可以說,李白的這首詩,是他嘔心瀝血而成,希望帝王能聽到他的吶喊聲。